• <menu id="ww44w"><strong id="ww44w"></strong></menu>
  • <nav id="ww44w"><nav id="ww44w"></nav></nav>
    <nav id="ww44w"></nav>
    <nav id="ww44w"><strong id="ww44w"></strong></nav>
  • 投稿郵箱:yblywhw@126.com    QQ:2680826841    廣告合作熱線:17760503325
    文旅論叢LOCAL CULTURE您目前的位置: 首頁 > 地方文化

    標注天宮山鄉民的文化記憶——讀李秉仁著《天宮山鄉愁》

    來源:宜賓晚報作者:蔣德均發布時間:2021-10-24閱讀次數:分享本文:



    歷時與共時的雙重觀照

    ——讀李秉仁著《天宮山鄉愁》

    蔣德均  肖榆慧


    作為《文旅敘州》系列叢書之一,《天宮山鄉愁》在書寫的體例和屬性上更接近文學創作,較之其姊妹篇《發現天宮山》更具有人文氣息和個人色彩,這是因為作者在書寫過程中將個人體悟融入了客觀描述之中,從這書名便可窺見一斑?!班l愁”指游子對故土的思念,是一種古老的敘述母題和人類永恒的精神困境,這使得作者的敘述不得不與所謂的絕對客觀性保持著一定的距離,而偏向對文學性的追求。在具體的文章編排中,作者別具匠心地從內容上將其劃分為六部分,即《茶海游記》、《鄉愁記憶》、《川滇古道》、《天涯海角》、《旅途詩意》以及《燈下漫筆》。盡管書中不同體裁穿插使用,但彼此內容的勾連又讓其區分的界限不是那么明顯。相同的是在其筆觸或粗略或精細的描繪下,讀者跟隨作者的視角,在逶迤起伏的天宮山風景的漫步中,體味當地的風俗民情、自然美景、飲食文化以及歷史風物和人物世態,并感受到了濃烈的生活氣息。旅途中涉及到對童趣與文化歷史的講述,在科普的同時做到了對趣味性的兼顧,整個描述體量合適,既不冗長枝蔓,又不至空洞無物,自然也就盎然有味。在歷時與共時的雙重觀照中,自然風光、風土人情、民間傳說、軼聞趣事伴隨著悠久的歷史文化緩步而至,娓娓道來。本文將從形式體裁的多樣性,有序的共時與歷時交叉敘述以及由此達到的科普性與趣味性的高度統一這三方面對文本進行簡單的分析。

    一、多種文體的巧妙運用

    由于作者獨特的工作經歷和個人興趣,《天宮山鄉愁》一書收錄了散文(游記)、喜劇小品(方言劇本)、詩歌(散文詩)、電視腳本(紀實文學)、報告文學、民間故事等眾多文學體裁的作品。體裁的劃分就其傳達的效果上來看是很有必要的。前蘇聯奧夫相尼柯夫《簡明美學辭典》中提出:“體裁表示一門藝術內部分類的概念。因為體裁是在各門藝術內部形成的,所以這個概念具有一般美學性質。在每一種體裁中都可以看到內容的某種共同性(生活聯系和關系的特殊性)以及方向性、生活現象取舍及其藝術體現、思想和審美評價、感染作用特點的某種共同性。不同的敘述方式豐富了內容的傳達方式,使得讀者能在輕松有趣的講述中了解到作品所傳達的信息,同時獲得了審美體驗?!?span>

    僅就散文來講,《天宮山鄉愁》一書中便有游記散文、回憶性散文、紀實性散文以及文化隨筆散文等。在內部再次劃分也是很有必要的,它是記錄者生活多樣性與思考多元化的表達需要。

    游記散文中的自然風光和人文景觀使人不禁心向往之,主要集中在描寫天宮山的第一編《茶海游記》和游覽外地的第四編《天涯海角》,第一編跟著作者步履所及,我們對天宮山的自然地理以及歷史文化便有了幾分了解,這里物產豐富,歷史悠久,文化厚重,神奇瑰麗。當地有獨特的地域美食——蕨溪紹子面;有面積廣大的茶園和源遠流長的茶文化,其中的千年古茶樹成為歷史悠久的天然見證者;有承載著神話故事和民間傳說的馬桑樹;有民族交融與文化傳播的千年蕨商古道;有“木香”、“花香”和“果香”三者交織的“夢緣山谷”……

    在回憶性散文中,鄉土童趣和歷史風貌忠實而悵惘地記錄了時代的變遷與人物的心路歷程,集中體現在第二編《鄉愁記憶》中,承載著鄉愁的飲食,消遣的童年玩具,讀書教育活動的親歷,文化生活的渴望與參與,以及年節情景今昔的對比與變化。

    紀實性的散文多聚焦鄉土發展和民間人物,而在紀實性散文的寫作中也運用了多種表現與承載方式,廣播稿,報告文學,電視腳本,電視解說等多種形式,閱讀者在不同的文體間反復跳躍,打破了閱讀時的審美慣性,不斷給人新奇與驚異之感。例如在電視腳本《山路彎彎》中,聽覺語言的運用爐火純青,通過解說、音響效果、同期采訪,展現了簡灣村修路的必要性、曲折性與艱難性。而在電視腳本《老黨員魏德堂》中以解說、人物對話為主要的行文方式,在歌曲《我們共產黨人好比種子》的響起時,揭示了作品的主題——一個老黨員對村民的奉獻與無私,對故土的熱愛與堅守。這些都達到或實現了教育教化和審美趣味的雙重作用。

    而隨筆散文則是因事而起、隨性而發,它來源生活的點滴細節以及作者的靈光乍現的敏銳思考,展現作者的生活智慧。這類作品集中便體現在《天宮山鄉愁》的第六編《燈下漫筆》中。

    不同的文學體裁服務于不同的表現內容,體裁的多變正是內容多樣性的反映,也是作者才華的體現。在《天宮山鄉愁》中,作者一會兒漫步在遠古神話的浪漫鄉民想象中,一會兒又立足現實的基層發展與民生改善里,亦或在路途中對交織著的歷史文化與現實生活的講述和體驗,以及在電視文稿中記錄下的平凡中的不凡,追求中的收獲,執著中的艱辛,充當了巧妙的教化者身份。對此不同的體裁體現了不同審美范疇的表達需要,而在編排的過程中也歸類比較合理,新奇新異相對集中而不枝蔓。

    二、歷時與共時的敘述方式

    “歷時”與“共時”這一對術語最初是語言學家索緒爾在研究語言學時提出的研究方法,這個方法論主要立足于對系統內部和外部歷史性變化的兩種視角的研究。在《天宮山鄉愁》中歷史在廣闊的空間輾轉下流動起來,二者在交互敘述中展現了天宮山地域文化的過去、現在和未來。筆者以共時性為定點,那么歷時性在作品中主要呈現出三種表現方式和行文效果。

    本書中,在大部分情況下,歷史退居為背景,成為先導性說明,例如在第一編《茶海游記》的《無言古茶樹》中在寫到千年古茶樹時補充茶文化知識,寫到茶由曾經的藥品轉化為保健食品、日常飲品,而后形成茶道文化。有《茶海天宮山之行》中在對天宮山主峰天宮廟的描寫中對歷代殘存碑文中記載的廟宇的性質和黃山的歷史,茶場的建成和道觀的恢復等內容作出了說明,以及簡略的提及了其中的名人黃舉人的行跡與留下的未解之謎。第三編《川滇古道》中有《千年荔枝古樹探秘》在對荔枝古樹的探尋中作者聯想到了杜牧的詩句:“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睆亩_啟了對古代皇家和文人所享用的荔枝以及其產地的考證與推測。有時呈現為一種未來趨勢的希冀,作為地方文化的保護和傳承者,作者總是以可持續發展和未來的眼光看待地方政治經濟文化的發展,有時甚至多了些文人的悲憫情懷與莫名憂傷。例如在《無言古茶樹》中,作者無意間瞥到原屬自然生長的古茶樹樹干上有兩顆筷子般粗細的鐵釘,樹干上還留有許多刀刻留言,由此感慨道:“我心頭突然感到一種痛,自心頭油然而生,全是因為那兩顆黑色的鐵釘和樹皮上流血的傷口?!?a href="file://D:/%E6%9D%8E%E7%A7%89%E4%BB%81%E6%96%87%E6%9C%AC%EF%BC%882020.9%E8%B5%B7%EF%BC%89/2021%E8%B5%84%E6%96%99/2021%E6%96%87%E6%97%85%E5%8F%99%E5%B7%9E%E4%B8%9B%E4%B9%A6%E8%B5%84%E6%96%99/%E4%B9%A6%E8%AF%84%E5%8F%8A%E5%BA%A7%E8%B0%88%E4%BC%9A%E8%B5%84%E6%96%99/%E5%8E%86%E6%97%B6%E4%B8%8E%E5%85%B1%E6%97%B6%E7%9A%84%E5%8F%8C%E9%87%8D%E8%A7%82%E7%85%A7%E2%80%94%E2%80%94%E8%AF%BB%E3%80%8A%E5%A4%A9(2).docx#_ftn1" name="_ftnref1">[1]正因為秉持著萬物有靈的同理心觀念,作者才會和一棵樹共情,流露出悲天憫人的情緒。在《茶海天宮山之行》中,作者在游覽了天宮山的自然風光和闡釋了其豐富的文化遺產后,在文末以《道德經》的順應自然為引子,闡發了對天宮山的開發必須遵循有利于保護這里的自然資源為前提的道理,體現了一位地方文化工作者所具有的前瞻性眼光和生態學意識。

    在書中,也有一些作品將歷時性完全置于主導地位,仿佛在真空地帶訴說著故事,歷史的脈絡在緩緩的敘述中流淌出來,而共時性的描寫則居于次要地位。在第三編《川滇古道》中的電視專題片解說稿《歷史文化名鎮——橫江》中在介紹橫江鎮特殊地理位置的重要性時,作者以歷史為脈絡,梳理了橫江鎮在浩浩湯湯幾千年歷史中的變遷與沿革,這讓后期橫江鎮文化的保護和傳承有了更重的時代緊迫感和現實責任感,厚重的歷史就在這樣的時間之流中鋪陳開來……

    三、科普性與趣味性的高度統一

    無論是選擇多種體裁的運用,還是從歷時和共時交叉敘述,這些都只是途徑,最終指向接受方所獲得的閱讀體驗這個目的。從形式上講,《天宮山鄉愁》做到了充分發揮文化(文學)宣傳的作用,有可書面閱讀的神話傳說和散文詩歌,也有深入大眾的喜劇小品和電視解說,有頗具田園考察與研究探源的調研效果,這都充分展現了作者立意傳承地方文化的嘗試和誠意。當然,作者對收集的文化信息做了更大程度的歸納和創新,形成了一個具有相當有條理的體系,在富有生活性和文學性的講述中完成了科普性和趣味性的較好統一。

    作為文旅書籍,《天宮山鄉愁》不僅包含了大量當地的旅游文化基因,更彰顯了新時代地方文化人的思考和智慧,作者以自我為坐標,時間為緯,空間為經,用不同的文學體裁為表現內容的載體,在這張文化坐標系上標注著屬于自己也屬于天宮山鄉民的文化記憶。它的記載包括了自然、經濟、政治、社會、文化等各個方面的內容,貫穿著過去、現在和未來,也成為地方文化傳播交流和旅游開發與創新的參考藍本。

    這本《天宮山鄉愁》盡管還存在這樣或那樣值得商榷的問題,或有待進一步考察、研究的地方。但它已成為人們了解、研究天宮山這一自然與文化寶地繞不開的一本書。它的寫作與出版,本身就具有一種不可替代的價值。


                        2021年815日草成

                        2021年95日修改

    作者簡介

    蔣德均,筆名文生,研究員、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寫作學、古代文化、地方文化與企業文化建設。省級精品課程和省級一流課程《寫作》、《商務與政務寫作》以及校級一流課程《人生的詩意與遠方》主講教授。主持或主研省部級、國家級課題12個,負責多個大型文化文學寫作項目以及紀念館展陳策劃。已出版《詩歌語言藝術論》《文學再思錄》等學術著作6部,文化隨筆集10部,《文生抒情哲理詩選》《與名人為伴》《一江春水》《另一種天問》等詩集24部,其作品選作985、211和“雙一流”工程大學通識博雅教材,發表學術論文100余篇,主編或參編高校文科教材811冊,主編文學作品選集20余部。在《人民日報》《光明日報》等一流報刊刊發作品和文章,其文章曾選為全國高考語文閱讀材料和黨政領導干部學習材料。系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新詩百年100位最具實力詩人,世界華文創意寫作學會理事,四川省魯迅研究會常務理事,中國寫作學會會員,四川省學術與技術帶頭人后備人選,電子科技大學培訓專家,成都文學院簽約作家,宜賓市作協副主席,李莊首套大型文化叢書《李莊文叢》主編,宜賓首部大型動漫《戰神哪吒》文學顧問,書劍創意寫作工坊主人。曾先后擔任中文系、藝術系主任,成人教育學院、繼續教育學院、初等教育學院和文學與新聞學院副院長,四川思想家研究中心副主任等職務。電話:13890983665

    肖榆慧,宜賓市作家協會會員,書劍創意寫作工坊成員。



    [1]李秉仁著.《天宮山鄉愁》,團結出版社2020年第1版,第23

    相關推薦THE RECOMMEND
    人人超碰人人爱超碰国产av|亚洲欧洲AV一区二区久久|伊人激情av一区二区三区|日韩v国产v亚洲v精品Tv
  • <menu id="ww44w"><strong id="ww44w"></strong></menu>
  • <nav id="ww44w"><nav id="ww44w"></nav></nav>
    <nav id="ww44w"></nav>
    <nav id="ww44w"><strong id="ww44w"></strong></nav>